074-31555141

野生动物保护:刑事、民事并举增强合力2020-10-12 08:19

野生动物是最重要的生态资源,是人类赖以生存的生态系统的最重要组成部分。维护野生动物资源,对于确保生态平衡、增进社会经济持续平稳发展意义根本性。两低实施的《关于检察公益诉讼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说明》具体了人民检察院在对毁坏生态环境和资源维护领域伤害社会公共利益的犯罪行为驳回刑事审理时,可悉数驳回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要更进一步提高野生动物保护领域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办案效果,应该从生态系统的整体性、生态环境损害赔偿的公益性、生态环境风险的预防性三个维度重点做到。生态系统的整体性山、水、林、田、湖是一个生命共同体的理念,特别强调的是生态系统的整体性、系统性,拒绝对山、水、林、田、湖在内的生态环境资源展开整体维护、系统修缮、综合治理,以强化生态系统循环能力,确保生态平衡。非法捕猎、杀死野生动物的犯罪行为有损生物多样性维护,使野生动物生态功能面对威胁,特别是在在生态薄弱区,由于缺少有效地的生态维护机制,有可能造成一系列生态环境问题,使人与自然的矛盾加剧。在大自然生态系统中,野生动物不是一个孤立无援的大自然要素,在办案中要将野生动物和山、水、林、田、湖在内的自然生态要素视作一个不可分割的、有机的生态系统整体,专责考虑到自然生态各要素的内在联系,做到生态系统的内在规律,将公益诉讼作为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的有机组成部分,侧重整体维护、系统修缮和综合治理,增进人与自然人与自然相处。生态环境损害赔偿的公益性生态环境伤害牵涉到私益和公益两种有所不同性质的权益,对于生态环境侵权行为导致的私益伤害,不应根据侵权行为责任法有关民事责任分担方式的规定展开赔偿金。而生态环境伤害更好是公共利益的伤害,是生态环境整体的物理、化学、生物性能的根本性发育。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实施的《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改革方案》对“生态环境伤害”的定义也侧重生物要素的有利转变和生态系统功能发育方面,规定为“本方案所称之为生态环境伤害,是指因污染环境、毁坏生态导致大气、地表水、地下水、土壤、森林等环境要素和植物、动物、微生物等生物要素的有利转变,以及上述要素包含的生态系统功能发育”。生物要素的有利转变和生态系统功能发育影响的不只是某一个体的私益,而是不特定多数人的利益。民事诉讼法、两低《关于检察公益诉讼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说明》也将民事公益诉讼、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的适用范围限定版为“伤害社会公共利益的不道德”。由于侵权行为责任法主要救济必要损失,针对的是明确产生的伤害,在办理生态环境领域民事公益诉讼案件时生物要素的有利转变、生态系统功能发育等侵犯后果的填补不易受到忽略。

野生动物保护:刑事、民事并举增强合力

办理野生动物保护领域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件,不该只仅限于填补野生动物资源必要价值损失,不应更加多考虑到非法捕猎、杀死野生动物的不道德对整体生态系统服务功能的有利影响,侧重通过检察公益诉讼使侵犯野生动物不道德对生物多样性维护及给人类带给的生态系统存活利益的减损以求修缮。生态环境风险的预防性生态环境伤害还包括两方面内容,除了对人类生命、身体健康、生存环境导致有明确实际影响的伤害,还包括仍未实际再次发生但将来有可能再次发生的根本性伤害。明确到野生动物保护领域而言,以陆生野生动物为事例,收录于在《“三有”维护动物名录》中的陆生野生动物,都是有益人类生存环境,具备生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如对这类野生动物的伤害不及时采行预防措施,视而不见野生动物资源的持续减损,将近于有可能造成大自然生态环境特性的有利转变和生态环境整体性能的发育。生态环境损害赔偿除了空缺生态环境违法行为实际导致的伤害外,还不应反映为对生态环境具备危险性不道德的防治和对幸福生态的预期维护。鉴于此,野生动物保护领域民事公益诉讼的诉讼请求,不应考虑到拒绝违法行为人缴纳生态修缮费用。生态环境修缮针对的救济对象是生态环境公共利益,指向对导致生态环境、人类生命、身体健康利益导致危险性的抵抗和回避。为提高办案效果,强化法律监督制度合力,检察机关在野生动物保护领域不应采行刑事、民事公益和行政公益多元措施,构建检察公益诉讼双赢多输掉共赢的效果。